当前位置:
首页
>馆员风采
高雅飘逸超凡脱俗——记广陵琴派大师、文史馆员刘少椿
发布时间2018-10-22?? ?? 字体大小:【

陶基富

琴棋书画,琴指古琴。琴为首位,可见其在人们心目中之崇高。两汉以后,大琴家多半是文坛名流。他们将琴看成是修身养性、涤清心境的工具。史载,孔夫子为学琴艺,特远赴卫国拜师襄为师,并将弹琴列为弟子必修的课程,因此古琴与文人结下不可分的关系。

由于时光的流逝,战火的频仍、朝代的更迭,古琴的地位和普遍性时有沉浮。但“江山代有人才出”,历代都有一些琴家,为抢救和振兴具有三千多年的古琴做出不懈的努力,交织成一曲绵延不绝的乐章。已故的省文史馆员,南京乐社重要成员,南京艺术学院古琴教师、广陵派杰出琴家刘少椿便是其中的一位。

刘少椿1901年生于陕西富平县北陵堡一个盐商家庭。1924年定居扬州,后在扬州裕隆全盐号任职。刘老少时便兴趣广泛,对古琴、昆曲、笛、箫以及书画、竹雕、拳术、剑术等无所不学,还喜好收藏拓碑及字画古玩。1928年师从广陵派著名古琴家孙绍陶学琴,并广交琴友,常与王艺之、高治平、史荫美等在一起切磋琴艺。刘老尊崇绍陶学问、品行,后又特聘请其来家中为子女补习古文。授课之余,又从孙绍陶学琴数年。少椿勤奋刻苦,无论寒暑,常常在夜深人静时独自在房内苦练琴艺,他常以“熟曲生弹”自勉。天长日久,终使自己的古琴艺术达到很高造诣。他不仅掌握了广陵派的主要曲目,而且准确地把握了广陵派的“跌宕多变、绮丽细腻、刚柔相济、音韵并茂”的琴风,并承前启后开一代古琴新风。

微信图片_20181022105923.jpg

刘少椿的老师孙绍陶先生

 

刘少椿不但苦修琴功,还博采众长,广交天下琴友。抗战前他经常携琴去苏州、常熟参加江南琴人雅集,与琴友们弹琴论艺,相互交流。琴友们喜欢听其演奏技巧复杂、难度很大的广陵琴曲《樵歌》,久之,少椿又得“刘樵歌”之美称。研习之余,刘少椿倾其所有,多方搜集民间藏琴,拥有“龙吟”、“虎啸”、“蕉叶”、“宣和”、“雪夜钟声”等许多古代名琴。其中“虎啸”琴清雅绝伦,音韵不俗;而“蕉叶”琴也为上品,系明代制琴大家祝公望所制。抗日战争爆发,他置家业于不顾,却携所藏之琴东躲西藏以避战乱,被亲友讥为“琴痴”。那时,刘少椿的父亲虽支持儿子弹琴,但还是希望他能继承家业,振兴商务。然而,少椿痴迷古琴日深,早已无心其它。所以,每当父亲催逼其外出经商,他总携带古琴居于旅店客栈,深居简出,研习琴曲,早把生意抛之脑后,以至生意亏损,回家常遭父亲责备。少椿先生不仅对琴之痴迷无以复加,对所交琴友也诚敬至极。他与扬州一江之隔在镇江任职的梅庵派琴家刘景韶之间的交往成为一段佳话。

那时两人之间常常过江而聚,不论时局,不论古今,相互切磋,一心研讨古琴、绘画等艺趣。致使景韶吸广陵派所长,取梅庵派之精髓,大大丰富和充实了琴曲的内涵。

刘景韶先生


抗战时期,刘景韶先生抛家北上渡江避难,因所携琴物较多,行动迟缓,加之时有敌机盘旋轰炸,刘少椿先生竟携子女苦候在长江北岸迎接,等待与刘景韶同行。此情此景,令刘景韶非常感动。共同的爱好与志趣,使他俩成为莫逆之交。

微信图片_20181022105930.jpg

刘少椿(前排右二)

 

父亲过世后,这位嗜琴如命,不善经营又为人忠厚、乐善好施的刘少椿所经营的盐号年年亏损,最后不得不关门歇业,家道中落,时常为衣食而忧。上世纪四十年代,为谋生计,他在镇江师范附小图书馆任管理员,后经友人介绍又任民航庶务主任。但为时不久,又辞职回扬,靠典当变卖家中什物度日。尽管如此,他对琴艺的钟情和追求却终未消减。并于子女课余时间向他们传授琴艺,其小女儿刘薇得其真传,琴风琴艺均似其父,且嗓音好,成为新中国一代琴人,可惜在文革中英年早逝。

1956年,全国音协、文化部、国家广播事业局联合进行全国琴人调查。由中国音协副主席、著名古琴家查阜西以及王迪、许健组成调查组赴全国查访琴人。他们来到南京后原本没有去扬州的查访计划,但经著名花鸟画家、古琴教育家张正吟提议,并由张带领专程去扬州,走访了广陵派琴家刘少椿并对其所弹琴曲进行录音,作为资料收存。琴曲是在南京录制的,共录下了《樵歌》《梅花三弄》《山居吟》《平沙落雁》《墨子悲丝》《龙翔操》《良宵引》《梧叶舞秋风》8首广陵派琴曲。可惜,少椿先生的拿手曲目《古交行》等因其右手指甲在弹琴时劈断不得不中止录制,甚为遗憾,所以这首名曲至今未能传世。

刘少椿为人谦和,琴艺精湛。在南京广大民乐爱好者的盛情挽留下他欣然留在南京乐社教授古琴,张正吟、梅曰强、邓文权、刘正春、林友仁、龚一、陈泽民、蔡彬新等先后向其学琴。此时南京乐社中已拥有夏一峰、王生香、赵云青(女)、甘涛、闵季骞等一批著名古琴家和民乐家。少椿先生的到来更加活跃了乐社的氛围。这些老艺术家在一起谦恭友爱、相互切磋,经常为社会演出。刘先生还应邀去市文化宫举办古琴讲座,开演奏会来宣传介绍古琴,从而使古老的古琴艺术在社会上得到广泛普及,学习古琴者日益增多并盛极一时。

 

年轻时的刘少椿

 

1958年,刘先生受聘于南京艺术学院任教。其间与甘涛、程午加教授编写首部古琴教材,并与中央音乐学院吴景略教授共同编写《院校古琴大纲》等。

刘先生于1971年病逝。后辈为缅怀先生,使广陵琴艺能得到发扬,由其外孙陶艺牵头,将先生存放在中国音乐研究所数十载的音响资料取出,提供给香港龙音制作公司精心制作了CD《刘少椿古琴艺术纪念专集》,现已在国内外公开发行。中国古琴学会会长吴钊先生曾这样描述少椿琴艺:我与刘少椿先生虽久闻其名而一直无缘相识。迟至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因研究之便,得以欣赏到上世纪五十年代全国古琴采访的录音,其中广陵派大师刘少椿的演奏,高雅飘逸,超凡脱俗,在浓重的书卷气中,流露出清高淡泊的品格,及内中蕴含的真情,在众多的录音中,其艺术境界之高、演奏技巧之妙,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大有倾听恨晚之感……

微信图片_20181022105939.jpg

2002年3月23日,中国民族管弦学会古琴专业委员会、中国艺术研究院音乐研究所、ca88省文史馆、南京艺术学院和香港龙音制作有限公司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联合举办了《扬州文化名宿刘少椿先生古琴艺术纪念会》,参加此次活动的有北京、天津、上海、ca88等十几个省市以及香港、台湾地区和韩国、美国、日本等国的古琴家,党政机关政府要员,音乐界、艺术界、科技界的老前辈和少椿先生生前好友、弟子及亲属。当年先生的好友和近邻许玉琪、江泽群夫妇也专程从扬州赴京参加纪念会。这次盛会是为了缅怀刘少椿先生,赞扬他为古琴艺术的挖掘、研究、整理和传承工作的默默奉献、辛勤耕耘的敬业精神,弘扬先生“淡泊名利、朴实无华、专心治学、琴德最优”的高尚人格。

会后,与会的古琴艺术家在国家图书馆学术报告厅举行了“纪念刘少椿先生南北琴人演奏会”,应北京大学古琴社邀请参加了“江南琴家北京大学古琴演奏会”。当晚,与会代表还观看了“‘桃李芬芳’中国青少年民乐观摩音乐会古琴专场”,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琴会名誉会长王光英等领导应邀观看了演出。

微信图片_20181022105942.jpg

打印本页】【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