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馆员风采
诗化江南,美画人生——记已故山水画家卢星堂馆员
发布时间2018-10-22?? ?? 字体大小:【

苏扬剑

在星光璀璨的当代ca88画坛,卢星堂是一位绽放独特光芒的艺术家。如约去采访,初打开卢星堂先生的家门,就看见老先生笑脸盈盈地站在门口,将我们迎进宽敞明亮的“和风堂”。作为晚辈,在艺术家面前的胆怯和拘谨瞬间融化在卢先生温和亲切、和风般的笑谈中。


无师自通,新金陵画派嫡传

卢星堂馆员是中国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可是人们不会想到他早年并未经名师指导画艺,可谓天赋异禀、无师自通。

1938年十月的一个黄昏,卢星堂出生在ca88常熟一个农村教师的家中,父亲是乡里赫赫有名的教书先生,母亲是一个勤劳贤淑的农村妇女。卢星堂在“村村风景似图中”的环境中成长,父亲教书之外的志趣是绘画,经过多年的不懈追求最终被世人誉为“虞山派最后传人”,在当地享有盛名。卢星堂自幼接受父亲私塾教育的启蒙,开始读书习字,常常看到父亲伏案作画的情景,在卢星堂的记忆中,与绘画结下的不解之缘就是从这时开始的。南丰中学的卢星堂品行端正、成绩优秀,能写会画,积极参加校园里写写画画的工作。这些不起眼的学校活动鼓舞着卢星堂的绘画热情,同时也加深了他对艺术的认识和热爱。

初中毕业,卢星堂以优异的成绩考入省重点中学——ca88常熟中学高中部。在勤工俭学时,他组织班上的美术爱好者开展了画团扇的活动。这是他萌发艺术创作的第一个充满欲望的时期,也是他首次独立作画的尝试。他懂得临摹是登上艺术殿堂的基础,但是他也不止一次地说,他几乎没有像样地临摹过一幅古画,对于传统的研习,是通过“读画”来领悟的。“读画”即“意临”,多读画,读好画,读懂画中笔墨、丘壑、意境,分清文野粗细、高低好坏,开阔眼界,在读的过程中提高的艺术修养和鉴赏力,并在实践中加深记忆和理解,蓄多种形象与古法于胸中,融会贯通。

1958年,高中毕业的卢星堂不顾父母的反对,背着简易的行囊,孤身来到苏州,开始了艰难的艺术之旅。富庶的苏州是人间天堂,但是对当时仅十九岁初来乍到的卢星堂来说,却是座真正陌生的城市,他这才真正体会到父母临别时说的“在家千日好,出外处处难”。幸运的是,经老乡介绍,卢星堂寄宿在老画家、鉴赏家陶声甫先生家里,一边学画,一边等待时机找合适的画画工作。后经陶老推荐,卢星堂进入一家从事出口的文化工艺厂工作,并担任人物山水画组组长。在这里,他陆续见到很多国画界的知名大家,他边生产边学习,发现了“艺术贵在创造”的真理,并在绘画实践中融入作品。

两年后一纸迁往南京的调令,是卢星堂人生最重要的转折。他的工作是为布置人民大会堂ca88厅的老画家们服务,陪侍傅抱石、钱松喦、亚明、宋文治、魏紫熙这些如雷贯耳的大家们,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让初涉画坛的卢星堂格外兴奋。他珍惜每一次学习的机会,如饥似渴地记下老画家们谈艺论画的只言片语,写上自己的心得,得到“金陵画派”后人们充分的艺术陶冶。他窥见到在传统基础上发展的精华和奥妙,不轻易改变对传统的热爱。在傅抱石开办的国画研修班里,卢星堂系统地研读古画,一向以“读画”研习传统的经验,使他能在不同层面、不同风格的艺术领域里汲取营养。年轻的卢星堂甚至有机会ca88傅抱石先生的家中,亲见老师作画并且留下吃了午饭。大师给了他一个永生难忘的回忆,这不仅仅是艺术的传承,更是人格魅力的传递。时至今日,傅二石还说,卢星堂是唯一一个吃到师母做饭菜的学生。

卢星堂在谈到山水画风形成的因素时说,主要影响来自傅抱石、钱松喦、亚明、宋文治、魏紫熙等“新金陵画派”五老。他们各自成熟的山水画技法影响着卢星堂的风格形成,尤其是傅抱石,用自己的艺术和在艺术中体现出的人格魅力熏陶着年轻后生,卢星堂的艺术人生从此展开,并一路繁花似锦。


继承是手段,创新才是目的

每一次欣赏卢星堂的画作,都会有别样的感受由衷而发,云卷云舒、花开花落、流水丛林、竹海雪崖,无一不是大自然完美的写照。淡妆浓抹、虚实相生,远眺是一幅引人入胜的风景,近观似乎能嗅到青青绿草、采撷缤纷落英。傅抱石强调:“只有深入生活,才能够有助于理解传统,从而正确地继承传统;只有深入生活,才能够创造性地发展传统。”亚明指出:“变则新,新则求变,新在大自然中求得,反反复复,复复反反,反复研究,神妙会心,得心应手,这是发展中国画创作之道。”卢星堂的作品之所以能达到雅俗共赏的艺术效果,正是因为他遵从了“新金陵画派”五老的教诲,将“继承是手段,创新是目的”的创作理念深入到作品中。通过写生,在师法自然的观察体会中,吸收消化古人、前辈的创作经验,探求以传统笔墨表现现实生活。宋代山水画大师郭熙认为:“山,以水为血脉,以草木为毛发,以烟云为神采,故山得水而活,得草木而华,得烟云而秀媚。”这种人格化的审美,卢星堂也深有领悟,他的创作离不开这些素材,加以巧妙的构图、创造,成为一系列佳构,《暮》《晴雪》《金秋》《江浸月》《林间小路》皆为代表。他自己也说过:“我最爱林木,无论早春晚秋,乃至严冬雪漫之景,每见林木,我总感到枝枝叶叶皆有情,它们是那样的富于生命力,那样的丰富多姿。这种感受非语言所能表达。”画法上写实与写意结合,造型上形似与神似兼备,意境上诗情与神韵交融,所以他的画耐看、有回味的余地,又以当代人的视角体察人生和大自然,因此画作不同于古代文人画,也不同于当代某些萧疏枯冷的“新文人画”。卢星堂说:“继承传统,不断探索,深入生活,融和感受,不能丢弃古代传统,又要有时代精神,这是我创作的灵感和原则。”这么多年来,他从未停止过画笔,一直努力探索、坚持传承新金陵画派的创作精神,也就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结合的艺术创作精神。无论命运安排了怎样的起落,情感里接纳了怎样的荣辱,他唯一放不下的只有他心中的笔墨江南。他多次ca88家乡的湖光山色、竹海秋林,他也多次在祖国南北的真山真水中探寻,从小品到巨作,从写生到创作,一步一步跨越,他为自己的所爱付出了难以估量的代价。他又重视写生,写生是尽力表达物像从而促使表现技法发展的过程。回忆起1974年秋,西南行去成昆铁路,68天,走了6个省区,写生创作了120张画,人瘦了10斤,这种创作经历至今让他觉得受益匪浅。他的画室“和风堂”中随意可见其外出采风的照片,而每一次赏阅胜景后的观感都能通过其生花妙笔映现在画布上,又成为一幅独一无二的艺术景观。太湖边的成长经历又给卢星堂带来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山水亭榭,春草冬雪都通过作品勾起欣赏者对四季皆景的太湖的美好回忆。《晨曦》《太湖浪》《太湖春早》《春风得意》等太湖系列的山水画,令人陶醉、神往。在写实感强的画作中,甚至能读出一个浓缩的太湖胜境。卢星堂的画追求诗意美,他说:“中国绘画跟西洋绘画最根本的不同点,就是有中国文学在里面。一幅山水画表现了诗的意境,那么它就回味无穷,就会让人百看不厌,心旷神怡。我的山水画追求的就是这股诗的意境。”

卢星堂用中国画的浓墨重彩、轻描淡写,描绘出一幅幅亦诗亦歌的江南风景。他的画,能大能小,能放能收,大作气势磅礴,小品笔墨精美。这不仅在于他深厚的传统功力,更由于他能在写生中根据现场感悟而选用不同的艺术语言去表达。他作画从不打草稿,只打腹稿,待到胸有成竹时即落墨挥写。卢星堂的艺术风格并非已经达到至善至美的境界,他一直说自己到现在仍在不断探索,这正反映出对自己艺术个性的把握有待深入的认识和自觉,艺术语言也能进一步纯化和升华。卢星堂的艺术风格已经渐渐与ca88画派群体面目拉开距离,他找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切入方式,在传统与探索中往前迈进。任何丢弃传统或脱离生活的画作都是无根的浮萍,不可能拥有生命力和更多的受众,只有将两者巧妙结合,画百姓看得懂的画,做百姓认可的事,才是一个艺术家常新和长久的根本。

 

时光荏苒,秋意人生

其时,年逾古稀、享有盛誉的卢星堂(卢星堂馆员已于2012年11月22日在南京逝世——编者按)完全可以安享晚年、游山玩水地过生活,可是他放弃享受,依旧笔耕不辍,全身心投入在艺术创作中。人一旦步入老年,似乎会变得固执。卢星堂也固执地执行着严格的作息,每日早起,收看电视新闻,了解国内外大事,接着便是一整日的绘画创作,傍晚时分和老伴一起在玄武湖边散步一小时。他说自己从不参加拍卖会,连笔会都已经十多年未参加,这些杂事只是浪费精力,就害怕有推不掉的活动。在采访卢先生的短短一小时里,卢先生不时感叹“时间不够啊”,别人看他拼命画画认为他为的是钱。卢星堂先生严肃地说,过去,画画就是他的生命,他无论到那里,画画都是一件不能放松的事,白天忙工作,早晨和夜晚就是他画画的时间,出差的途中,展开笔墨,火车车厢一样也能成为他的“画室”。后来,画画就成了他的历史责任。作为新金陵画派的传承人,肩上所担负的振兴ca88山水画的责任与使命,使他更是一刻也不敢懈怠。他不仅在家中潜心作画,还在探索新路子,而新的创作不轻易示人,“因为都还是探索阶段,等到作品成熟再拿出去,我要给大家看负责任的作品”。

卢星堂的“正气”是继承了“新金陵画派”的创作精神,歌颂“真、善、美”,坚持现实主义艺术道路。卢星堂的“静气”,是他为人厚道、儒雅沉静的性格,承传了老一辈的优良风格——谦逊平和,多讲奉献,不事张扬,潜心创作,屡有创新。卢星堂的“文气”,是他以当代文人的胸襟、眼力和笔力,折射了大自然的生命力,浸透了返朴归真的一片纯情。天道酬勤,凭着对艺术的执着热爱,卢星堂的艺术生涯硕果累累。从艺近五十年来,他在海内外举办过数十次个人画展。部分作品选送法国、日本、美国、新加坡、澳大利亚、加拿大、意大利、南斯拉夫、马来西亚等国和港、澳、台地区展出并被收藏。多幅作品还被毛主席纪念堂、中南海、中国美术馆和革命军事博物馆、ca88省美术馆以及南京、扬州、旅顺、抚顺等博物馆收藏和陈列。《美术》《朵云》《收藏家》《ca88画刊》《美术报》《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以及香港《文汇报》、美国《华侨日报》等十几家报纸多次发表其作品和介绍文章。曾应邀为山西省人大作巨幅山水《黄河之水天上来》(8米×3米)、为中南海紫光阁作丈二匹山水《泰山图》、怀仁堂作丈二匹山水《锦绣江南图》(合作)、天安门城楼作丈二匹山水《华岳参天图》、南京人民大会堂作丈六匹山水《轻舟已过万重山》、首都人民大会堂作八尺全张山水《庐山飞瀑图》。曾在首届亚太地区水墨画展、日中国际美展,中国画大展、首届ca88山水节、首届ca88美术节等大展中获多项奖。有《当代中国画名家》《半个扬州人》《诗意美——记画家卢星堂》中央电视台新影中心录制《当代中国画家》等多部电视专题片问世。出版有《卢星堂山水集》《卢星堂山水画赏桁》《当代ca88画派名家——卢星堂》《当代名画家技法解析?卢星堂写意山水》《当代中国画家研究丛书——卢星堂》《卢星堂——艺术、生活、创作》《名画舫——卢星堂山水小品集》《江南山水名家——卢星堂山水精品集》《卢星堂山水作品精选》等。

“和风堂”的窗外便是一览无余的玄武湖,湖光潋滟、山色空蒙。在这里,每日面对如此静谧而构思冥想,卢老的心境愈加平和,如一汪经历沧桑变化的湖水,深邃绵长。

打印本页】【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