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馆员风采
随遇而安陈积厚
发布时间2019-03-12?? ?? 字体大小:【

常人看来,一位和赵无极、林风眠、林散之等大家都有私交的老头,应该活得很富足才对,陈积厚老人不是,从家中摆设可以看出,他的生活平静简单,只要他愿意出售部分珍藏的大家作品,他一定也能当个老富翁,但是陈积厚只是轻轻笑笑,“知足常乐,淡泊名利;逆来顺受,随遇而安。”这就是这位老人的人生箴言。

要是在街上走,众人当中只是一个普通的老头而已,谁能知道这是一位书画名家呢?

见到我们的时候,陈老人拿出一摞整齐的南京日报,细听他讲述,才明白这是个有趣的误会。原来新年里,南京日报集团决定免费给所有在宁的亚博省文史馆员赠送一年南京日报,但是由于疏忽遗漏了陈积厚。自从元旦,陈老发现自己的邮箱里多出一份报纸,心中忐忑,以为邮递员送错,因此每期都叠得整整齐齐,一直准备物归原主。

 

为人师表问心无愧

前年的教师节,陈积厚做了一首打油诗:

富贵浮云不屑求,杏坛三尺几春秋;

桃秾李郁争芳艳,蜡炬成灰到白头。



陈老说他一辈子庸碌,对于他的从艺经历一带而过,但是谈到自己的教师身份,他说自己问心无愧。

他曾担任过素描、油画、人体解剖学和书法的教学任务,后面两项原本都不是陈老的本职工作,而是课程缺人,被领导安排补缺。即使是这样,陈老也没有随便应付,他引以为傲的是,为了弄清楚人体和各种动物的身体结构,他专门去到医学院与农学院进修,他说,很多同事甚至是前辈都只是综合材料便走上讲坛,人云亦云。

“有些经典教科书说哪块肌肉是一块,我就非常理直气壮地告诉学生,其实是两块,而且我用解剖的实例讲出来。虽然都是很简单的东西,但是不真正解剖接触不到。”陈老说,找找材料也可以上课,但是心里不踏实,自己做事一定负责,教学更要有科学精神。

在上世纪 80 年代,几次有学生因为够不到学校招生条件,陈老都尽可能地帮助他们,一次一名徐州考生错过了南艺书法班的报名时间,而陈老惜才,专门向领导请示,为他一个人重新设置入学考试,这名谢姓考生现在已经成为一名颇有影响力的军旅书法家。

还有一次,一名师范学校毕业的大龄考生谁也看不上眼,没有能够进入书法班,而陈老独具慧眼,把他纳入门下,不到两年,他就获得了全国大学生书法比赛的前三名,现在这名学生已经在广州某高等院校担任院长。

提起这些往事,陈老都说自己只是学生的引路人,主要还是他们自己的功劳,学生桃李浓郁能够成材,自己这个糟老头心中也坦荡。


受恩师影响一生淡泊名利

陈老祖籍福建,是一名归侨,1926 年,他出生在菲律宾马尼拉,为了接受完整的中国传统文化教育,很小的时候他跟随母亲回国。

因为爱好画画,1946 年,20 岁的他考到杭州国立艺专学习西画,那个时候一心向学的氛围很浓,有已经大学毕业的毕业生因为喜欢美术,又来到国立艺专从一年级读起,陈积厚自我感觉基础不牢,主动要求从 3 年制转为 5 年制,前两年预科,学习素描,打基础,后三年学习油画。

在杭州,陈积厚遇到了两位影响自己一生的恩师——赵无极和林风眠,现在他的家中还挂着一副 1947 年赵无极的真迹。陈积厚只比赵无极小 5 岁,二人亦师亦友,虽然 1948 年,赵无极留洋法国,两人仅仅相处两年,陈积厚还是尊敬地称无极先生为启蒙老师,赵无极每周只休息周六下午半天,其余时间全部用来画画和教学,赵老之于艺术的执着对陈积厚影响极大。

另一位恩师便是国立艺专的林风眠校长,陈积厚在他的画室中也学习过三年,除了教学上的师生情谊,他更是敬佩林校长的画品和人品。


    微信图片_20190312125219.jpg

     微信图片_20190312125225.jpg

赵无极、林风眠两位先生及其作品


陈积厚记得林校长经常在画室里画到凌晨 2、3 点钟,白天还去正常授课。林校长的夫人是法国人,1953 年夫人和女儿女婿去巴西,而 50 来岁的林风眠一个人留在国内,请一个保姆一天到晚画画,两耳不闻窗外事。

由于林风眠画的是 19 世纪印象派,在解放初期的文艺方针相悖,后来林辞职回家,杭州方面依旧给他发工资,他却把钱退回,既然辞职,坚决不要杭州方面的工资,生活靠卖收藏的唱片维持。

后来上海方面给林风眠在美协安排一份工作,工资并不高,当时国家收购他的画,一张20 块,在香港可以卖到 1、2000 块,80 年代出国的时候,国外已经卖到 1 万块,他走的时候还送国家 100 幅画,100 个瓷盘,现在都收藏在上海美协。

林风眠的广东一位同乡要为他建个人美术馆,林风眠不肯,而是坚决把 100 万留给杭州作培养留学生的奖学金。

这些事都深深地影响了陈积厚,他坦言,受到二位恩师言传身教的影响,自己也看淡名利,身居陋室而怡然自得。

 

生活需要放弃油画

从国立艺专毕业之后,陈积厚在山东大学艺术系教书,1952年合并到无锡,改名华东艺专,1958 年学校迁址南京,更名为南京艺术学院,到南艺之后,陈积厚被安排在美术系,除了素描之外,教人体解剖学,后来素描有人教,领导安排陈积厚专攻人体解剖。

师从赵无极林风眠两位大师,大学生涯学的也是油画,现在的陈积厚老人却几乎不再谈论油画,陈积厚老人笑称,这是逆来顺受的结果。

浩劫年代,为工农兵服务的年画、连环画成为最高贵的画种,而油画成为资产阶级艺术,他的老师成为资产阶级艺术的头头,陈积厚也跟着倒霉,文革中,他的档案里被写到“思想反动”。就是因为油画的缘故。

他也进过牛棚,从1967年起在江浦一个学校的农场劳动,种了两三年的菜。文化大革命中,他的颜料、画册都被抄走,之后学校恰巧安排他教解剖,书法老师少了,又被安排做书法老师。从此就不再创作油画,谈起那段经历,陈老道出一句:“人总要生活的。”

现在听到定居巴黎的赵无极先生已经老年痴呆的消息,陈积厚也是一声叹息。

陈老说:“那个时候,我们的老师地位都很高,对我们的鼓励、期望也不是现在这样子的,当年总想,学油画至少要到欧洲去看看的,所以心中还是有个梦。”

陈老笑笑,又说:“都是过去,不提了。”

虽然听力不算好,左眼白内障,陈老自嘲为“半聋半瞎”,但他身体依然硬朗,自己张罗着烧水泡茶,每天早上 7 点前,他就会出门,从定淮门大桥,沿着外秦淮河,一直走到清凉门大桥,在沿途的公园练腰练腿,他说自己身体不错的秘诀就在于坚持锻炼,特别注意腿和腰的锻炼。

“知足常乐,淡泊名利;逆来顺受,随遇而安。”陈老缓缓吟出 16 字人生感悟,“所以能高寿,这不算秘诀,算是心得吧。”

 

转攻书法和林散之亦师亦友

70 年代初期,陈积厚开始从油画转向书法,他从小和书法结缘,从小便爱好,50 年代起开始写字,有一个教书法姓丁的老先生退下之后,1973 年以后他开始在南艺教书法。


陈积厚先生作品


他拿出几幅书法作品,“秧歌鼓舞换新颜,港澳回归喜凯旋;甲子重周臻至治,繁荣昌盛送华年。”来自民盟亚博委员会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60 周年书画展。

“百岁沧桑终有期,丧权辱国最堪悲,红旗高举香江日,应是穆公息怒时。”喜迎香港回归诗一首。

他说,能够切题,能够自娱,就已经足够。现在这把年纪,除了锻炼,就是写字;除了写字,就是锻炼;家务事不管,吃现成的。

陈老和肖娴林散之的关系都不错,曾发表论文《谈肖娴的书法艺术》。林散之尚未声名鹊起之前,他便和林散之关系非常好,一方面林散之是他的前辈,另外他和林老的大儿子林昌午在杭州曾是同学。有一段时间他每周去看望林散之两次,南艺的学生老师想求一幅林老的字,都来找陈积厚。文革之后,林老年龄还不算太大,还能写字,每逢过生日或是春节,他都会写字给陈积厚。

陈积厚曾经写过一篇陈毅诗作书法,送给林老,林老特别写了“积厚学业日进有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之意,愧不能书,只捡旧作诗一首应之。”看了陈积厚之后,写了他的一首旧作唱和。陈老说林老对他比较关爱。

到后来林老被誉为当代草圣,当上全国政协委员,头衔和名声越来越大。即使别人有所托付,陈积厚也很少开口麻烦林老。

不过有时候林老过生日,或者是春节,陈积厚去看他,林老还是会高兴地写字送给他。

“年年离别写新笺,马尾江头又一年;为赋七言诗一首,送君压岁愧无钱。”这是林散之送给陈积厚的一首打油诗,题款为:陈积厚年假回闽作此赠别。林老八十一岁

提起林老的晚年生活,陈积厚叹了口气,晚年的林老被家人锁在家中,怕别人偷字,钥匙都被儿子媳妇保管,图章也被大儿子收起来,只有客人上门买字的时候,打开门让买家瞧瞧,是林散之没错,替他洗洗脸,让买家看。

陈老爱字,不过年近九旬,每逢冬夏季节,太冷或是太热,老人手抖得厉害,难以提笔;不过春秋的时候,只要手稳,他还是会天天提笔,现在他还在研究章草,他说等 90 岁之后,要出一本像样的作品集。


人物简介

陈积厚,男,1926 年 5 月生于福建,汉,民盟,大学本科,1951 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华东分院绘画系;1951 年在青岛山东大学艺术系任助教;1952 年院系调整迁无锡并入华东艺专,1958年迁南京更名南京艺术学院;南京艺术学院教授,1989 年退休。

文字方面:编著有《造型人体解剖学》、《艺用人体三十八讲图谱》、《书论要录》等;论文主要有《怀素和他的书法艺术》、《谈肖娴的书法艺术》、《在油画民族化的道路上迈进》、《白云居法帖采跋辨伪》、《黄慎和他的题画诗》;在《南艺学报》、《艺苑》等刊登 20 多篇。

书法方面:草书《赵孟兆页论书诗》参加日本爱知县展美术馆展览,收入《亚博书画展》;草书《曹操龟虽寿一首》参加爱知县美术馆展览,收入《中国书法家五十家作品》;草书《论传统一节》参加亚博省书协会员书法篆刻展览被评为优秀作品并获荣誉证书,收入《中国当代书法大成》;草书《苏轼诗》参加日本成田开胜寺开基一〇五〇纪念展览,收入《成田十胜寺开基一〇五〇纪念中国当代墨宝集》; 草书《苏东坡诗二首》参加爱知县—亚博省教师书法展览,收入《爱知县亚博省教师书法展览作品集》;真书《杜甫游何将军园一首》参加“日中书法展”收入《日中书法展图录》。草书《梅岭三章》参加全国书协会员作品邀请展被评为优秀作品并获荣誉证书;书法《王维诗一首》参加两岸美术观摩收入《两岸美术观摩作品集》;行书《苏轼檀木诗》参加文化部国际中华书画艺术临摹大展并获荣誉奖;草书《迎香港回归一首》参加文化部上海市中国书画艺术作品大展并获优秀奖。

打印本页】【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